全职 琅琊榜恩。。

叶神护体

明天要出成绩了,求叶神保护我!

三年生日三年高中,叶修生日快乐

最爱的人之一,叶修已经成为我的生命中最不可磨灭的存在。

记得刚进高二的时候,虽然选了最喜欢的文科,但是心中一直都是被最老套的迷茫充满,我不顾一切的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把全职扒出来又看了一遍,然后学习,然后我考了人生中第一次班级第一。

高二的无数次考试中,我的每一张考试草稿纸上都写着同人歌《荣耀故事》里的一句描写叶修的话“看你谈笑风生的样子,爱你睥睨天下的放肆”。叶修让我无数次对“奋斗”二字充满了决心。

到了高三,我有一次跌入了长达四个月的放纵。老师的话让我回心转意,而因为动漫再一次让我回想起当初疯狂的追随叶修时候的自己。我又重新考到自己满意的分数。

高中三年,也是陪伴叶神三个生日的三年。我不仅因为喜欢上叶修而自豪,更为有那么多同好们一路走来而高兴。不管是生贺租的那么多活动,各位大大们的画与文章。我最遗憾的是没有任何才艺的我,只能为大家点赞转发。

叶修大大,我翻开全职第一刻就意识到:你是我等了这么久的那个男主。我爱你,无关爱情。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也私心祝自己高考大捷。希望三连冠的叶队长的光芒能够照耀着我,让我也得到属于我的荣耀。

晚安大家

打火机:

《全职高手》的主角换人了?




我啰嗦几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认为所谓官方对叶神不上心并非只因为广告这一件事。全职高手动画叶修兼用卡占比最高,崩得最多(各种意义上的),性格人格塑造可谓糟糕透顶,足见官方对这个人物既没有喜爱也没有上心。官方微博发海报图,叶修连个单独的海报图都捞不到——在其他人都是单人的情况下。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这个月还是叶修生日。还有其他许多细碎的小事,或许你们以为不是什么,然而我玻璃心,我小题大做,我心灰意冷,我不知道我花那么多钱为什么只换来官方对叶修这样的对待。我读惯了《全职高手》这本大男主起点小说,他不被捧在最高处我就受不了。


微博上我已经和官微私信。新订的正装立牌还没发货,我现在就去投诉一通,然后退货。其他的,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了。


蝴蝶蓝的存在是我唯一没有删号一走了之的理由,5月29日他还要发叶修的总结,我很期待。以后有钱都会直接打赏给虫爹了,再给所谓官方花一分钱,我是傻逼。

有关b站全职高手搜索现状杂谈

为什么现在在b站搜索全职高手全都是老外看.....看看看看老外看和我们看有啥不同
md
啊是我审美出了问题还是咋滴,长得又不帅,剧情说不清,不是面瘫就是浮夸,咱能不能好好看动漫!

本来靠着动漫拉了班上几个人入坑,现在好了,都不敢让他们来b站搜视频看,全是老外!!!啊啊啊啊啊我真的无法理解,完全无法理解!

看着一些全职粉辛辛苦苦剪出来的视频几百几千播放量,几个老外做几个表情就上千上万!!老外还是看出什么优越来了吗?!😒

现在每到周五上午放学,和班里同样是叶修迷妹原著刷了几遍的妹子总是兴奋的不得了,下午回到学校也会凑到一块讨论剧情什么的,那样真正对全职的发自内心的喜爱与全职影响力不断扩大的喜悦兴奋的表情,在我看来,才真的让我感动。

全职高手真的是寄托了我许多的感情,它的剧情三年来始终能够牵动我的情绪,或高兴或愤怒或更多复杂而真挚的情感。这些看着全职录视频的老外,在最初确实是让我有点开心有点自豪的,我大全职走向世界征服老外.......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打着全职的旗帜,消耗全职的关注度,利用全职粉的热情,去博取关注甚至圈钱......(当然也有真的在认真看动漫的)

我记得以前14年叶修生日的时候,我沉迷于b站全职专题里的各种生贺视频,又哭又笑的闹了一晚上。动漫还只出了pv的时候,一搜全职,先是起点官方的国家队宣传视频,再是pv,这两个几乎是固定的,然后是许多粉丝们的剪辑,同人歌曲,小剧场小故事还有很多很多。视频的评论了总是在表白啊劝不要过度刷cp呀弹幕总是各个战队和人物的标示话语...真的有很多很棒的作品。而现在,完全没有点进去的欲望。

一不小心打了这么多,第一次看b站看到这么愤怒,结果打着打着反倒冷静下来,真的希望大家不要过度关注老外的观看反应等之类的视频,多给动漫,优秀的同人作品一些关注,让更多想要入坑的朋友能看到更加和谐丰富多彩有活力的全职圈。
   

语言表达实在不行,如有人看到有所冒犯十分抱歉。

“看你谈笑风生的样子,爱你睥睨天下的放肆”
陪伴了我一年多的句子。
叶修生日快乐

叶修我爱你三年了,生日快乐!

全职高手嘉年华即将开幕!

又是魔都啊啊啊啊啊😭

全职高手:

热情和友谊是相互的羁绊。




冠军和胜利是你我的目标。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十年征途,荣耀不败。




7月28日-31日,全职高手嘉年华,即将开幕。




在这里--------有意想不到的节目,带来视觉与听觉的冲击!




在这里--------吃喝玩乐一应俱全,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




在这里--------神秘嘉宾莅临现场,带来不一样的全职高手!




在这里--------让你了解《全职高手》的世界,揭秘更多官方资讯!








更多内容即将陆续发布,请关注微博: @全职高手官微  @ASAP结界文化  @艾漫AIMON




本次全职高手嘉年华由阅文集团、结界文化、艾漫AIMON共同主办。




7月28日-31日,魔都上海。我们,不见不散!




邀请喜爱全职高手的你,想了解全职高手的你,一起荣耀不败。








6月3日  更多信息披露   请关注微博:@全职高手官微  @ASAP结界文化  @艾漫AIMON




好丑的脚啊😄
加油(ง •̀_•́)ง

祝你生日快乐。

落天下:

该发生的事情总是会发生的,一年前等我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既然无力挽留,那就坐下来,喝杯茶,淡然去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吧。


我知道你们会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然后随我一起,慢慢老去。




生日快乐啊,双胞胎。



落天下:


你不知道,在你触及不到的那个世界,有几十万人为你庆生,感谢你降临于这个世上。




————————————————————————————




生日快乐,亲爱的叶修。还有叶秋,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们。


其实比起0529,我更感激0228这个日子。四年前的那天,你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起点文学,然后在接下来的四年内,强势地闯进了无数读者的心中,霸道的让我为了你,摒弃了所有其它的本命。第一次喊一个角色男朋友,第一次叫一个角色老公,第一次称呼一个角色男神,第一次去收集有关一部作品的所有周边……叶修,你带来了我太多的第一次。


全职完结周年日的时候被我忽略了,现在赶在男神的生日,有些话想一起说出来。


记得全职刚完结那会,等着国家队的热头过了,就开始难过了。书里面的叶修最终还是退役了,书外面,这个故事也走向了终点。于是我一头扎进了同人圈,不管不顾地寻找安慰和温暖。我这么执着地喜欢all叶,其实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没节操真的很喜欢叶修,也是觉得至少在all叶文里面,大家还是连在一起的,被叶修连在一起。每个人都在,都还没有离开。甚至连叶修也没有离开。大家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把叶修留下来,把每个人聚在一起。可能是回溯三连冠时期的小队长,可能是用架空的方式,以另一种设定把王者归来的故事复述一遍。或者专注某一赛季某人与叶修之间的感情戏,再或者干脆延续原著,让叶修进了竞技局,重新在网游和联盟里搅起一片血雨腥风。


其实大家都舍不得叶修呀。其实大家都在下意识地避开了“结束”这个话题。


今年是我陪你度过的第二个生日,很遗憾的是,因为一些意外,依然没能给你送上一份完整的生日礼物。前几天整理文件夹的时候,翻出了去年那张报纸的截图,就是20万网友为叶修庆生的那篇报道。我当时被它敲了一棒子,心里很惆怅,想着今年又有多少人还会继续为他庆生呢?


我被这一棒子敲醒了,不得不开始面对现实,面对其实全职早已离我远去的现实。这也许就是我为什么写了一篇无cp的生贺送给他了吧——我不想再靠原作里面根本不存在的爱情,把大家拴在一起了。他的时代,终究是会结束。他为我带来的时代,为那20万网友带来的时代,也终究会结束。我一直很舍不得他,我舍不得忘记他,但是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忘了他,就像LOFTER里面那些一夜删了账号宣布退圈的写手们一样。一想到有一天起点不会再出有关全职的周边,一想到TAG下的更新会越来越少,我就难过的不能自已。


不过我现在迈出了这一步,我决定开始正视他的离开了。以下写给叶修,写给《全职高手》,写给我自己:我曾经痴迷过少女漫,深爱过言情和穿越小说。我为了家庭教师入宅入腐,喜欢纲吉喜欢的不得了。还有黑子的篮球,每天为了看文会刷十几遍的贴吧。那时年少,我最喜欢这些作品的时候,以为自己会喜欢它们一辈子,因为我根本想象不出停止喜欢它们的理由。


结果在不知不觉间,那些书籍已经在房间的角落里落了灰。那些个让我曾经痴迷的校园言情,我连情节都记不大清了。家教传了好几次再开的消息,现在早就麻木了。黑篮完结的时候也只是扫了一眼结局,至于新篇章更是没有关心过了。


所以对你,叶修也好全职也好,我不敢说永远。你和他们都不一样,在我的心里非常的特殊。可是我知道,有一天,我恐怕还是会像对待它们那样对待你。


因此,我不对你做任何的保证。我不会发誓自己会永远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永远不会放弃去喜欢你。


哪怕有一天我忘记了你。


你依然是我生命中最为耀眼的一笔。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在我早已忘记了全职和叶修的那一天,我的孩子会任性地向我要一笔钱买门票和机票。我嫌他要的钱太多,问他是什么的门票。他和我说是电子竞技比赛的门票,里面有他最喜欢的战队和选手,场面还是全息投影的,特别酷炫。我不同意,说他乱花钱,他就生气地和我说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根本就不懂。他还和我说了很多让我一知半解的东西,什么技术,什么招式,什么角色,什么组合,什么队伍。他很兴奋地向我介绍起那些角色,拳皇剑圣斗神枪王,眼里的光是如此的明亮。末了,他还有些赌气地和我说,反正你们大人肯定觉得这些都是不务正业的,是小孩子玩的东西。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他们。


怎么会不知道呢。也许那个时候,我才会缓缓地回想起一切。我知道剑影步知道雪花火力线知道Z字抖动,知道鹰踏知道豪龙破军知道巴雷特狙击,知道流云知道石不转知道王不留行,知道双鬼流知道犯罪组合知道剑与诅咒,知道嘉世知道霸图知道皇风。我不了解你说的拳皇剑圣斗神枪王,但是我了解韩文清黄少天孙翔和周泽楷。还有我最爱的荣耀第一人,永远的荣耀第一人,叶修。


这不是不务正业,不是小孩子才玩的东西。我会想起自己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人庆祝生日,为一场并不存在的比赛买门票,为一本自己最爱的小说、最爱的角色,千里迢迢地赶去另一个城市,仅仅待了一天,只为了一个展子。


如果那时候,想起这些的时候,我还能够清晰地记住他们就好了。如果还能记住当初那种喜欢的心情就好了。那之后,也许我会扯着他的耳朵在他面前摊开一本《全职高手》,和他说比起老娘的男神,你的那些偶像都弱爆了。然后,转身为他定下机票和门票吧。





不过,至少今天的我、今天的我们,依然爱你。 






探索者(一发完结,叶修中心)

有些东西,不能混为一谈

羊皮册子:

姨妈假期间脑洞大开,根本停不下来,如果今天不把这个脑洞写出来,感觉根本无法继续原来的脑洞。


死亡设定有。


所有有关于专业描述部分都是我瞎编的,请考据党轻拍。


平行世界梗。


他人视角。


有私设。


一发完结。


 


我看着坐在我面前的男子,他带着熟稔的表情和我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向我探身询问道:“医生,有烟吗?”


我遗憾的向他摊了摊手,示意我没有带烟。


事实上,我并不拒绝患者吸烟,我的工作就是倾听和让患者放松,只要是能够让他们真正放松的方式我都不拒绝,包括抽烟。只要这种方式真的能让他们放松,而不是陷入迷幻或者癫狂。


男子一脸失望的坐回了沙发,表情活像是一个孩子没有要到心爱的糖。


说真的,任何一个第一次见他的人,都无法想象他其实是一个抑郁症和重度妄想症患者。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新人,在前半个小时的谈话时间里,我严重怀疑是哪个医生吃错了药才给他下达了这样的诊断书,我甚至怀疑他曾经试图自杀的病例不是真的。


直到他说出了这句话。


“医生,你相信平行世界吗?”他笑着,就像是和我谈论最普通的一个科幻小说的题材一样。


但是我却浑身一凛,脑子里的神经瞬间拉响了警报,他的病历简直就像幻灯片一样在我的眼前刷过——患者凭空推断出一不存在的世界,并为了‘回到’这一世界作出包括自杀在内的各种努力,经初步判断,为妄想型精神分裂。


“别这么看着我,”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我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不会伤害你,我相信你本上关于我那篇写的应该妄想狂,而不是偏执狂,或者是什么狂躁症患者。”


说实话,他说的这三个病症的名称都是错的,包括他自己的,但是却让还是新手的我冷静了下来,同时也令我感到羞愧。


倾听者的任何不当的反应,都会导致患者的病情加剧。


谢天谢地,他不是一个那么敏感的人。


“当然,我可没说我是妄想狂,我就是那么一说,可没认啊,你别往心里去。”说着,他又无赖的一歪嘴,算是一笑,然后百无聊赖的扒开了桌子上摆的糖,塞进了嘴里。


有的时候跟他说话,就像是跟一个随和的充满人生阅历的老前辈说话一样,无时无刻不处在放松的状态,我觉得我们谈话的时候,应该是处于双向倾听的状态,互相倾倒一些心中纷乱的思绪。


当然,说他是老前辈也没什么错,别看他才比我大2岁,在入院以前就已经是电子竞技国家队的领队了。叶修,叶领队,要说阅历,他绝对比我要丰富许多。


当年,他被确诊的时候,在社会上可是形成了一阵舆论上的轩然大波。


那个时候,所有的电竞杂志的头条都是这个,甚至很多综合报纸的竞技头条也是他。


先是闭门不出,再是自杀,最后结果是精神分裂,短短三天之内,这连环的大锤砸的他所有粉丝都乱成了一锅粥。


当时,院里正开会研究他这个案例——“为什么一个人的精神状态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三天之内恶化成如此糟糕的状态”的时候。


他一个人坐在病人的活动区里,翻着报纸,然后笑了一下。


“呵呵,想不到我在这也挺有名的。”


对了,你们还不知道他的幻想是什么吧,那我们回到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继续那一场对话。


“那这么说,您果然是被误诊的吧?”我怀着庆幸的心态问他。忘了说了,我也是他的粉丝之一,对于男神骤然变成男神经病这种事,即使增加了我与他见面的机会,我也是不希望见到的。


“啧,也不能这么说吧,”他苦恼的咂了咂嘴,然后抬起头稍微皱起眉头说道,“按照你们这的医学水平,不,科技水平来说的话,也就只能这么诊断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


“你知道平行世界吧,”他伸出手蹭了蹭鼻子,然后顺势托住了下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来自平行世界的人。”


我很希望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可惜不是,他的眼神是那么认真,带着一点淡淡的无奈,就好像是亲眼看着一件珍品被指为赝品一样的无奈。


他是认真的,他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我终于在他的留院观察的病历上写了附议,他仿佛知道我干了什么一样,摊开了手掌对我说:“你看吧。”


是的,我,也是这样诊断的。


后来他被留院观察,这主要是为了观察他是否具备攻击性,如果他被证明是安全无害的话,他完全可以回到家里去疗养,那样对他的精神状态会更好,而且他的家里人也是这样要求的。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我一直喜欢的电竞大神居然家里是土豪。


他留院观察期间,我们三天一谈话,在不谈话的时间里,我没事也去看看他。


来看他的人络绎不绝,那一段时间我几乎把荣耀联盟里数得上号的都见了一个遍。


 


“你说你啊,咋还抑郁上了呢?拿了世界冠军还抑郁,你上哪说理去啊?你看张佳乐那几天乐的,都成什么样了?”这是老将魏琛,他一脸夸张的痛心看起来分外欠揍。


“唉,”他也叹息,“这不是哀叹自己没能实现当年集齐七冠召唤神龙的诺言嘛,一不小心就抑郁了。”


“你说这你抑郁啥呀,你看张佳乐不是也没能完成自己的五亚大业吗?人生啊,不就是这么起起伏伏的过嘛。”魏琛拍着大腿痛惜的说道。


“叶修,魏琛,我去你们俩大爷。”坐在一旁和魏琛凑巧一同来探望的张佳乐,面无表情的竖起了两根中指。


 


“诶诶诶,老叶老叶,你跟我说说你这是怎么想的啊?你知不知道我看报纸的时候简直就惊呆了!你这真不是误诊啊?不应该啊!你天生就是应该让别人抑郁的啊,你怎么自己先抑郁上了啊!简直不科学啊!遇到什么难题了?跟我说啊!被人甩啦?再谈一个啊!没钱啊?你管我借啊!手速慢啦?哎呀你也到年龄啦,再过几年我也快了呀!你看我们队长都这样了不也挺好的吗?”


“少天,你安静一下。”喻文州开口,黄少天立刻闭了嘴。


马有失蹄,黄有失口,当着喻文州的面黑他,黄少天也算是年少轻狂了一回。


“唉,少天啊,控记里计己啊。”叶修似笑非笑的调侃道。


别说,他这一口广普模仿的还挺像。


当然,这一简明扼要的嘲讽引来了黄少天更加汹涌的文字泡反击,最后由于太过聒噪,被医护人员清了出去。可怜了喻文州。


 


剩下的人的表现也都是千奇百怪,周泽楷就这么瞅着叶修看了整整两个小时才被请走;韩文清的脸黑的像是要来医院闹事一样,医护人员直接就没让进;张新杰和叶修唠叨了一个半小时的作息时间表,和医院拟定的分毫不差,不,有的甚至比医院的更适合叶修的身体;剩下种种,不一一赘述。


他们来探望的时候,就像是最最普通的朋友之间的交谈打闹一样,简直不像是来探病的,可是当他们走出病房的时候,那样难过的神色,和着门关上时叶修的那一声疲惫的长叹,简直就像是铅锤一样砸在我心上。


叶修很怕见到以前的熟人,这是他们探望了几次之后,我发现的。


其中最害怕的,是见到他弟弟和她妹妹。


对,就是叶秋和苏沐橙。


那一天苏沐橙来的时候,叶修整个人的身体都是僵硬的。


“叶修哥……”苏沐橙一开口,就哽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她被我们告诫过,千万不能哭,不能显得太悲观,不然会对病人的病情产生不好的影响,于是她就强忍着眼泪和叶修笑着。


叶修看起来很难受,他的嘴唇颤抖了好久,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句干涩的话:“沐橙,我没事,你别难过了。”


苏沐橙似乎终于忍住了眼泪,笑得真实许多,甚至灿烂的有些过分。


“哎呀,你知道我难过,就赶快好起来啊,光说不做,”苏沐橙佯装生气的说,“果果难受的跟什么似的。”


叶修沉默的看着她,很久之后才说了一句:“对不起。”


苏沐橙愣愣的看着叶修许久,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冲出门外,然后在走廊里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我记得,当时发现叶修在自己房间里割腕自杀的人就是她。


 


至于叶秋,他算是叶修的暂时监护人,所以叶修不想见也得见,每天见到叶秋的时候,就是他最难受的时候,也是他最像抑郁症患者的时候,后来叶秋发现了这一点,也出现的少了。


不过在明白叶秋为什么出现少了的时候,叶修看起来也并不高兴,虽然看起来放松,却似乎在心里又加了一笔长期的负荷。


 


后来,我们聊得多了,我渐渐也了解到了他的世界。


“说说呗,你那什么样啊?”在又一次聊天里,我们终于聊到了这个话题。


“跟这差不多。”叶修没精打采的回答道。


“怎么差不多?”我进一步问他。


“啧,一时半会说不好,就是差不多,就是科技进步了不少,老打仗。”叶修想了想,终于是有了点进一步的叙述。


“那你那边认识叶秋吗?”我猜测可能是因为记忆混乱,叶修忘记了有叶秋和苏沐橙这两个人,所以他们见面才这样别扭,因为这是对他世界观的冲击?


“认识,他是我弟弟。”出乎我意料的,叶修给的是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苏沐橙呢?”我不死心的继续问。


“我妹妹。”叶修回答的更加的简明扼要。


我一时无语,我的所有猜测都被他推翻了,完全不知道话题该怎么进行下去。


“这么说吧,我是平行世界的叶修,‘叶修’该认识的人,我都认识。”估计是怕我又瞎猜一些有的没的,他干脆就这么说了。


“……那你说说你那边的科技都发展什么阶段了吧?”我只能继续这么问。


结果换他无语了,他看了我好一会才说:“医生,你这不是扯吗?发展到什么什么阶段,那都是后人给定的性,你见过瓦特说我现在处于蒸汽时代吗?你让我现在跟你说我那边是什么阶段,我怎么跟你说啊?”


我感觉他说的好有道理,这也就更加突出了问这话的我是一个傻逼。


“那你就跟我说说你那边有什么科技是这边没有的吧。”没办法,病人可以一声不吭,我总不能这么干看着,我得让他们跟我说话。


“反物质武器,螺旋形轨道加速器,电磁弹射炮……”他开始列举。


“等会等会,你列举的为什么都是武器?”我打断他问道。


“因为武器是最能体现高精尖科技的地方啊,而且我就是干这个的。”他轻描淡写的说。


我意识到重点终于来了:“所以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开机甲的。”叶修用一种先知了我的反应之后的无奈表情说。


他的预测是没错的,我的第一反应是把他病历上的妄想型精神分裂改掉,改成中二病。


但是我的职业道德让我没有那么做。


而且他不是中二病,真的不是,他是发自内心就是这样认为的。


在他的世界里,他就是做这个的。


“那你能跟我说说,开机甲是怎么开的吗?”我又问他。


他又用一种无奈的表情看着我,这让我觉得我大概真的是白痴,我尽我所有的脑洞去想象他的世界,最终得出了一种解释,怎么可能让一个军人教一个普通人开坦克。


我露出了理解的表情,但是从他脸上似乎能够看出来,他更加胃疼了。


“那你究竟是因为什么来到这了呢?”我试探的问道。


“本来战争结束了,我们都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结果几个科学院的老教授终于发现了有平行世界的存在,要收集数据,在军队征集志愿者进行他们那个见鬼的‘探索者计划’。”他叹了一口气,扒开了一颗糖,拿在手里,掂量着,没有吃。


“你报了名?”


“怎么可能?”他带着一种笑声的腔调,莫名显得有点嘲讽,“哥就去主席那喝了个茶,就在这了。”


“……主席叫?”我带着某种不安问道。


“老冯啊,冯宪君。”叶修扯了扯嘴角,显然在他心中,他被阴了这件事让他耿耿于怀。


……这魔性的画风。


“那你怎么知道,这一切不是你的梦呢?”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百无禁忌,很多的传说中的杀人问题我都会抛给他,因为,那都不是他的死穴,他的死穴永远都只是见熟人。


“这个,很难跟你解释,因为我能感应到,我带着发信器,我在源源不断的向我的世界传送信息和资料,包括现在我在跟你谈话,这个会话室里的一切变化都会被记录并且传回去。”他摊开了手无奈的对我说。


“你把……它戴在哪里呢?”我觉得我应该小心一点去问他了。


“之所以很难跟你解释,就是因为他不是在我身体内的某个部位,而是……嗯,精神上的,你能理解吗?”叶修艰难的向我解释道,看到我迟疑打的表情,他明白我并不相信他,于是他又说,“我对我周围所有环境的变换了如指掌,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比如,”他的手指突然指向他斜后方的窗台,“玻璃外面有一只蜜蜂要飞进来。”


我很难跟你形容当时我的感受,就像是一只母猪在我面前活生生的上了树一样,一个妄想型精神分裂患者,在向我证明他幻想的正确性,而且,他几乎成功了。


“又或者你坐的沙发第一排第三根弹簧的弹力已经不如我们第一次谈话的时候那么好了,你仔细感觉一下,那里稍微有点塌。”他又说。


真的是这样。


我觉得我已经完全混乱了,我看着他的脸,不由自主的问:“那,这个世界的叶修呢?”


“应该是死了吧,”他叹了一口气,“我只能出现在有我的印记却没有我的世界里。”


“怎么死的?”我的脑子简直像是被劈了一道惊雷,就像那些濒临崩溃的患者一样问道。


“不知道,我出现的地方偏僻的很,只有一辆空车,地上湿漉漉的,稍微有点红,估计是被撞死了之后,碰上了个胆大的司机,直接把尸体处理了吧。”他耸了耸肩,轻描淡写。


“谁撞死了他?”我恍惚的问道。


“不知道,我干嘛留在那啊,等着杀人凶手来杀人灭口吗?”他淡漠的简直不像话。


“可是,那死的也是你啊!”他难道不想知道杀死这个世界的自己的凶手吗?


我承认,我已经被他的幻想所迷惑了。


“你知道吗?医生,”他看我的眼神简直就像是看一个无知的孩童,宽容、耐心而无奈,无奈,这是他面对我的时候最多的感情色彩,“平行世界有很多很多,我现在和你说话,每一个字被说出,都会产生无数个平行世界,其中,我能活下来的世界终究是少数,在更多的世界里,我恐怕都已经死成一座山了,这个,一一计较也挺麻烦的是不?”


我冷静下来,强迫自己继续把眼前的人看成是患者,强迫自己把叶修的死亡看做是他目睹了一场车祸之后的心理创伤,但是我知道,我平静不下来,我没有办法这样做。


“既然,你是来收集情报的,那么时间一到,你就可以回去了啊!为什么要以自杀的方式呢?”我继续顺着他的意思问下去。


沉默,他不再说话。


过了很久,他才说:“你知道吗?医生,我的发信器是单向的,科学院说的,已经研究出了跨时空双向联络器是假的,我的发信器是单向的。这就意味着,我将源源不断的向科学院发送有关于这个平行世界的所有信息,却永远接收不到任何回家的指令……我的发信器是单向的,你知道吗?”


在这一刻,我才惊觉他眼睛里涌现出的刻骨的痛楚,如同被抛弃的孤儿一样的痛楚。


“你不是说,这个世界,和你的世界差不多吗?你认识的朋友,在这个世界上,你也依然都认识啊。”我轻声的对他说。


“不一样的,”他摇着头,“这是不能混为一谈的,我认识的不是他们。”


“叶秋那小子从小就不安分,老想着离家出走,问题他还不知道自己想干嘛,那还不如把机会让给我呢,至少我知道我要干嘛……”


“沐橙和沐秋是我离家出走头一年遇到的,那个时候战争还没有爆发,机甲的种种还算是没研发出来的黑科技,结果这个机甲迷就设计好多的图纸……”


“老韩是我在军区交流会上认识的,那个时候我们都是新兵蛋子,第一次见面就打了一架,老魏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还有老方,郭子,雪峰,那个时候机甲才刚刚研发出来,那个时候真的是赌命硬着头皮上战场,就在我们正式驾驶之前,有一个试驾的前辈活活烫死在了机体里,那个时候我们写遗书,都互相寄放在对方那,谁死了,有他遗书的那个人就负责把遗书送回他家……”


“张佳乐那个倒霉催的是第二年进的军营,和他搭档的是老孙,那个时候机甲还是不稳定,正好就让老孙赶上了,人是救活了,可惜再也不能上战场了……”


……


“……所以,有些东西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越像,越不能混为一谈。”他表情平淡,语气却很坚决。


我听着他说,他今天说的话,是我接触到他以来,最多的一天。


我不知道他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熟悉的陌生人是怎样的感受,也不知道他感受着数据信息的流出却永远找不到那个名为接收点的家乡是怎样的感觉。


我只是突然想起那个帮他催眠过一次之后的催眠师满脸苍白的再也不肯为他做哪怕一次催眠。


“孤独,最刻骨的孤独,我不会再为他做任何催眠了,那不是我所能承受的。”


 


他感觉自己说的有点太多了,尴尬的抿了一下嘴,抓起外套,向门外走去,相比于平时我们两个相互吐槽,今天结束的反而要早,叶秋还没来接他,他自己好像也乐得自在。


这么多在他眼里并不认识的人,将本该属于亡者的关切全都给了他,在他看来大概也很难受吧。


我站在窗边看他拎着外套搭在肩膀上,在暮色中,融入人的洪流中,渐渐的再也看不到他的任何痕迹。


我突然想起我还小的时候,举国同庆的月球探索车发射,据说那辆车将永远留在月球上,不断地向地球发送月球的各项情况,直到它坏掉。


至今,已二十年。


============================================


明天,不,今天将去杭州朝圣,所以晚上就不更了,如果我发了一张照片,上面写着兴欣网吧,那么不要怀疑,我已经到了异次元,将要见到男神,请赐予我祝福吧。